《白塔之光》:生活仍是一场值得奔赴的冒险|金熊猫奖提名作品鉴赏

金熊猫奖由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和四川省人民政府主办,每两年一届。是面向全球,以影视作品为载体,以大熊猫为文化符号,以促进人类文明交流互鉴、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主旨的国际性文化大奖。

首届金熊猫奖提名作品中,不乏国际知名演员、导演作品,以及小语种国家作品。为了让大家深入了解提名作品,红星新闻特推出“金熊猫奖提名作品鉴赏”系列,对提名作品进入深度分析鉴赏。

这是一部充满诗意,又不乏细碎现实的电影。导演张律用他一贯的近乎自然主义的手法,将诗意与现实做了调和,统一在两个游走于“失落与救赎”之间的角色身上。借由他们,观照自己。或许会得出一个重要的启示:生活仍是一场值得奔赴的冒险。

故事以辛柏青饰演的谷文通为第一视角。他是一名离婚后颇为落魄的美食博主。曾经写诗,后来离婚,如今日子平淡,却也乏味。他无意中结识了年轻摄影师欧阳文慧(黄尧 饰)。他们总约在白塔寺附近见面。双方时而疏离,时而亲近,如父如女,又似挚友情人。

一个消息,让故事陡然间转向了一代父子关系的书写:谷文通意外得知失联四十多年的父亲(田壮壮 饰)的下落。多年前,他父亲背上“猥亵罪”,离开家庭和北京,在北戴河孤老,独自放风筝。如何面对这个缺失的父亲,成了摆在谷文通面前的难题。

在欧阳文慧的鼓励或撺掇下,他最终还是选择直面父亲。想象中的指责与痛斥,没有发生;似是和解的与父亲跳交谊舞,只是梦境。

高度的克制和抒情的平静统摄全片。哪怕到最后,欧阳文慧选择回到“渣男”前男友身边,一辈子客气惯了的谷文通,也只是冒犯了一下别人,然后结束全片。

男女关系晦暗不明,每当暧昧的气息升起,便立即止步;父子关系和解与否,也不说透,反而用离散的碎片创造了一个谜语。到头来,白塔之下,仍然只有谷文通一人。

可以看出,张律是有意切断商业叙事的可能,否则爱情与和解一定会赤裸裸地供上银幕。他有更大的叙事野心,那就是为生活赋诗,甚至借由这首诗,抵达一种貌似宿命的意味,探求救赎的希望。

“我感兴趣的不是其结果带来的无奈或武断,而是这一过程中遗失的一些情感和精神的碎片。”张律曾提到他的创作理念,“我要做的是:耐心、细致地聚拢起所有遗失的碎片,但绝不是再把碎片连缀成某个整体,而是让碎片独立而毫不妥协地存在下去。”

一个清晰的结果,那是故事;一个无奈的碎片,或为生活。而生活的重峦叠嶂与默不作声,是一代又一代人作出的选择。这种选择的协奏与共振,就是宿命的显露。

《白塔之光》的宿命书写,表现在谷文通的空洞与意图打破空洞的努力;欧阳文慧虽然鬼马精灵,却饱含隐秘的伤痛;父亲被放逐远方,把念想寄托于风筝,悬浮在北戴河上空。大的碎片之外,还有星星碎碎的声音涌出:被病痛折磨的前妻,哭诉“这个地方太难混了”的租客,深夜在酒吧畅饮痛哭的同窗,于梦幻的巴黎的朋友……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蕴含了人生的某个切面。他们短暂相会,想要触碰彼此,却又及时地收回了手。终究是遗失的碎片,难以拼凑出一副和解的图谱。

可是白塔有光。光能唤回影子,重新让他们立体。于是,谷文通可以安心地睡在父亲孤寂的床上;欧阳文慧要去回归关系确凿的前男友;病床上的前妻在谷文通面前袒露所有情绪;哀叹生活艰难的租客要为自己布置下一顿饭。

无影之人,只要仍有冒险的勇气,便能在白塔下,寻回失落的影子。《白塔之光》是张律面对失落的生活之歌,与洞穿宿命的无奈之后,发出的一声嘹亮的清啸。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