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皮杂谈:为什么要让牛起来?

早在2023年初的演讲中,水皮就提出两个观点:第一个是消费看地产,第二个就是投资看。一直也有朋友问,为什么?

其实在平时的节目中,这两个为什么都有涉及,最近的直播中说的更加详尽。为了方便大家查阅,形成文字发布在于此。

年初市场形成了一波“中特估”行情,不过4月初又完成了一个A字的回调,“中特估”能不能持续,是不是“虎头蛇尾”,会不会又是诱多骗线,各种疑问又在大家脑海中翻腾。

关键时刻,局会议定下的基调,让大家重燃做多的热情,“活跃资本市场,提振投资者信心”。字不多,分量却重。记忆中,从来没有如此之规格的待遇。有没有行情,不仅事关资本市场走势,投资者盈亏,公司估值涨跌,更重要的是传递的信号,所谓“信心”并非空洞的口号,而是一种看得见、摸得着的“实惠”。口惠而实不至,不是信心,而是忽悠。

是控制IPO和定增达到一二级市场动态平衡,还是推出T+0交易制度加大成交量,或者减免印花税降低成本,再或者加大融资融券力度推杠杆,还是像日本央行一样直接下场操作ETF以身示范。

巧合的是,今天(2023年8月3日)经济日报发表了李华林的文章,标题叫做《促消费,资本市场大有可为》。看标题就知道,此文打通了水皮所说的“两个为什么”。

文章指出:有钱才能消费、才敢消费,是颠扑不破的道理。做大消费蛋糕,需要让老百姓的“钱袋子”鼓起来,包括想方设法提高居民财产性收入,让居民通过股票、基金等渠道也能赚到钱,从而化消费意愿为消费能力。从这个角度来说,发挥好资本市场的作用,是恢复和扩大消费的必要之举。资本市场活了,企业经营好了,投资收入增长了,消费者自然更有底气。就此而言,以活跃资本市场为支点,撬动整个消费大市场,继而拉动内需、推动经济转型升级,既行之有效,也将大有可为。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财富效应”最大的受益者其实不是散户,也不是机构,而是政府。因为政府才是我们这个市场最大的股东,“股权财政”比“土地财政”更长期、持续、有效。

中国居民绝大多数财富都是由家里房产体现。所以,如果房地产价格没有上升反而下降的话,这就意味着居民家庭财富缩水、下降。在这样的背景下,其实是没有人敢消费的。如果要刺激消费,要扩大消费,首先地产得稳才行,而不是地产下跌了,大家不买房了,钱就拿出去消费了。不是这个逻辑!房价越是跌,居民财富越是缩水,实际上越不敢消费。

另外一方面,房地产是支柱产业,上下游的带动作用太大。只有房地产稳定了,房地产复苏了,交投活跃了。显而易见,上下游比如工程、钢材水泥、家具家电、装修装饰、建材等行业才会带动起来。这样才有消费,这才是大头的消费,是大宗消费。吃点喝点算什么?疫情之后,餐饮消费首先是起来了,但餐饮消费也就是淄博现象。

投资主要是看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如果民营企业都没有信心,如果民间投资都是躺平,如果大家都想着怎么去做资产负债表的平衡,怎么去杠杆,怎么还债?而不是想着去发展去投资。那么,经济也就停滞了,也就没有发展的空间了。所以,企业家信心的回归是启动民间投资或者说是扩大民间投资的前提。

信心的恢复,主要在于市场的上涨,股价的上涨导致市值的增长,特别是上市公司市值的增长。一定程度上,会提振上市公司老板或者投资者的信心。因为上市公司市值的上涨,股票的上涨,价格的上涨,一般散户获益是我们看到的。最关键的是,最大的受益人是谁呢?最大受益人是大股东,或者说是实际控制人。他们同时有另外一个称谓,就是民营企业家。

另外一方面,中国资本市场股权持有比例最大的是谁?不是一级市场的散户,也不是机构,而是国资大股东,是“国家大股东”。央企是中央政府、财政部和汇金这些机构代持;地方上就是地方政府,包括大的企业集团。

所以,持仓最大的实际上是国家,是财政。那么,股价长期低迷,就意味着国家财富、财政能力的削弱。股价回归合理的价位区间,甚至有所溢价,才是财富增长最明显的标志。所以,上涨最大的受益者是政府,是包括中央政府在内的各级政府。这也是为什么最近十几年日本政府、日本央行通过ETF大量持有日本股票的很重要原因。

现在很多日本公司最大的股东都是日本央行。一般来讲,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似乎不能这么干,尤其是央行持有上市公司的股份,在我们的经典理论中好像是不成立,或者是大逆不道。但是日本政府根本就不管这些“清规戒律”。

日本政府的逻辑是什么?只有自己亲自下场,只有亲自持有这些公司的股份,才能让外部投资者对日本市场持有信心。

也就是说,日本政府的信心不仅是叫在嘴上,最关键的是以实际的行动,亲自进场成为大股东。以亲身示范带动外部投资者,增强对日本上市公司投资的信心。

我想如果没有日本央行将近十年持续的投资行动,日本很难换回信心,更不会有巴菲特今年的大规模投资。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