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科技频道-百科探秘

饭店老板告诉考察队,前面再有几十公里的路程,就是一个叫做迪坎的村庄,那里也就是横穿库鲁克塔格山的出口了。

郭:实际上要讲自然条件的话,走那边是比较好的,就是沿着孔雀河走库尔勒,经过焉耆盆地到吐鲁番,一路有水,什么都有,但是走这条路,周围环境相对要差一点,但是沿路有三个泉水,是淡水的泉水可以供人饮用,另外沿路也有一些盐碱滩有水,我想当年人们骑骆驼等牲畜,它可以喝盐碱滩上的水,人也可以喝三个泉水,另外自己也可以带水,实际上从楼兰到吐鲁番不用花多长时间就能到达。

离开这个山谷中的小店,车队又行驶了五十公里左右,不到一天的时间考察队就穿越了库鲁克塔格山。进入迪卡尔村,我们终于进入了吐鲁番盆地。

迪坎儿是吐鲁番盆地中最靠近罗布泊的村庄,在这个文明世界与无人地带的交界点上,墨山国之路走到了终点。现在迪坎儿村百分之百居住的是维吾尔族,考察队听说村子里现在还有一位老乡经常为人做向导从这里出入罗布洼地,去年他已经通过这条墨山国之路四进四出楼兰了。

从距离上来说,墨山国之路是从罗布泊进入吐鲁番最近的道路,楼兰人没有道理放弃这样一条通道。那么这些楼兰移民来到吐鲁番后又落脚在了哪里呢?

公元五世纪,当楼兰人来到吐鲁番的时候,一个叫做沮渠安周的人正在这里建立了一个叫做北凉的政权,整个吐鲁番地区处于他的控制中,而这个政权的中心就设在现在的高昌古城,那么,当年鄯善国的楼兰人会不会就居住在这座古城的范围内呢?

郭:我相信肯定有一些特别有才能的人留在这,就像当年北魏打北凉的时候,把三万人都抢到大同城去了,那都是有才干的,所以为什么大同的佛教石窟那么厉害,就是他整个把北凉的能工巧匠都带过去了,造宫殿。所以,鄯善王国的能工巧匠,特别有才干的人,沮渠安周也会把他们留在首都附近,甚至就是在身边,但是我这是推测,现在没有记载。

现在的高昌古城遗址中,保留着一些宏大的佛寺建筑,据说唐代高僧玄奘曾在这座建筑里设坛讲经。楼兰人信仰佛教,在更名为鄯善国后,依然保持着这个传统,因此鄯善人中一定有着不少修建佛寺佛塔的能工巧匠,如此说来,郭物的这种推测有其一定的道理,那么善于建造佛寺的鄯善人是否就居住在这个遍布佛寺的千年古城之中呢?

专家们认为这种猜测目前还没有得到证实,但是根据记载,鄯善人来到吐鲁番后,其中一部分继续向东迁徙,前往了如今的哈密一带。据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张平教授介绍,哈密是丝绸之路上离中原最近的一个城市。考察队于是前往哈密寻找楼兰人留下的痕迹。

张:现在来说,车要从安全的角度就在这儿卧着了,我们就得往前走。这个路不行的,本来应该从村子里面,这是村外的一个小道。

张平教授带着考察队来到哈密附近一个叫做白杨沟的地方,远处的地平线上,一片建筑的遗迹清晰可见。张平说,这些有可能就是当年鄯善人生活在这里的证明。走到近前才发现,这是一片规模非常大的佛寺遗址。

张:一个是它地处丝绸之路的要咽,历史时期就是佛国,作为五世纪初期,一部分鄯善国人也在这个地区留居了,人口增加了,也就带来了更大规模修建寺院、开窟、造像的佛教活动,所以今天还能残存很丰富辉煌的佛教遗迹。

张平的这种推测和郭物博士在高昌古城的推测有相似之处,但是在史料上同样得不到相应的支持,不能成为一个绝对的证据。因此,张平教授带领考察队来到距离佛寺遗址不远的一个村子里。

在村子的中央,一座古城赫然在立,专家告诉我们,这是一座唐代古城的遗址,叫做纳职古城,据说,来到哈密的那些鄯善人就是生活在这里。

郭:这个就是文献记载,文献记载,唐代的《新唐书》《旧唐书》《元和郡县地理图志》记载,贞观四年,在这里设县,设纳职县。特别是它记载,鄯善胡人,鄯善,肯定没问题,就是鄯善王国的移民到这,在这筑了个城,因为移到这以后,他一直在这儿生活,他就筑城了,当时唐代要行政规划,在这设县,设县要取名字,取什么,就取纳职县。纳职这个词,不是伊吾地区的古地名,纳职这个词从哪儿来的呢?据法国学者伯西何研究,他认为纳职可能是来自鄯善国的一个地名,叫弩支。

记:在这个县城里面,唐代筑了这个城,在唐代有没有留下有关在这个城里鄯善移民活动的一些文献资料呢?还有没有文献资料记载了有居民在这里活动。

郭:这就非常有意思,有这样的证据,唐代光启元年,相当于公元885年,《沙洲伊州地质残卷》里面发现有一个记载,正好可以证明这个问题。虽然是885年,但它说是唐初,唐代初年,有个土人,土人就是土著,那说明什么问题,就说明这些人可能好几辈人都住在这儿,把他叫做土著人了,他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呢,叫鄯伏陀,鄯,很清楚了,这个肯定是和鄯善国的移民有关系的,肯定是鄯善国移民的后代,这个人在这,当时这个地区在厥的控制之下,由于苛捐杂税太厉害,受不了,他就率城中人,就率城里面住的人奔沙漠那边去了。

在这里居住的鄯善人建造了以家乡故地命名的纳职城,但是,到了公元六世纪以后,关于他们的记载基本消失了,以至于后来的文献上再也没有鄯善人的名字出现了。至此我们已无法继续追寻来到哈密的鄯善人的下落了。

考察队的追寻步伐在这里停下了。但是我们又得到另外一条线索,当年来到吐鲁番盆地的还有一支就留在这里。他们生活在一个叫做蒲昌的地方。这个名字引起了我们的好奇。

楼兰人最初生活在罗布泊一带,古罗布泊里的巨大水面在历史上就被称为“蒲昌海”,那么在吐鲁番盆地中的这个蒲昌城和它有什么联系吗?

郭:我们现在看这个地层肯定是人为的,不是自然形成的,为什么呢?这有一个人骨头,这个啊,这是就在地层里面。

郭:对,但是有些学者还保持慎重,需要做进一步的考古工作,比如说有一个一定面积的发掘,最后就能证实,这个是可以证实的。

我们惊奇地发现,这座遗址就坐落在吐鲁番地区的鄯善县境内。鄯善,吐鲁番盆地西南部的一个绿洲,这个鄯善县和一千多年前的鄯善国之间会有什么联系吗?

仅仅根据一个文化层的遗迹,还不能完全确定蒲昌城就在鄯善县。据当地的文物工作者介绍,在鄯善县境内,还保留着一些非常古老的传统,比如手工制陶,考察队曾经试图从这种古老制陶方法的工艺和陶器的形状上,对比出它与古楼兰时期陶器的些许联系,但是这种努力最终并无结果。我们查阅史料发现鄯善县的这个名字是清朝光绪年间才出现的。也就是说,从时间上来说,鄯善县和鄯善国也许没有什么联系。

郭:这个地方原来叫蒲昌,包括现在维吾尔老乡还把它叫辟展,实际上这是同一个音,那么这个蒲昌实际上就是当时鄯善国的罗布泊,他们把它叫蒲昌海。国家没了,但是他们人还在,他们到这以后,他们就把这个地方叫做蒲昌,作为一种历史的记忆,对故乡的怀念,把这叫蒲昌。到了光绪28年的时候,设县的时候,可能因为有这段历史,有这个因缘关系,所以就把这叫鄯善县。经过这么长时间,这两个又互相呼应起来了。

仔细观察鄯善县的地理环境,会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这也许是我国距离沙漠最近的一个城市了,库姆塔格沙漠零距离的俯视着鄯善县,千百年来,这座城市从不曾被沙漠吞噬,这当真是大自然的造物神奇之处。

郭:所以你看这个地方也是个大沙漠,吐鲁番地区的一个大沙漠,其实这个生存的环境和当年鄯善国的生存环境挺相似的,鄯善国就是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边缘地区,那么当年把他们安排到这儿,他们可能也愿意生活在这儿,可能还是跟他们对故乡的怀念,他们就是生活在一个沙漠的旁边。

考察队发现,确实有一批楼兰的后人来到了吐鲁番地区,他们定居在鄯善和哈密一带,从此再也没有离去。他们选择沙漠作为自己的生存背景,世世代代保留着故乡的名字。他们似乎想以此来证明,那个曾经灿烂一时的楼兰古国并没有消失。它的生命依然在延续。

如今,还有一些专家正在通过人种学和基因学的手段,希望可以在今天的吐鲁番境内找到楼兰人的后裔,这是一项浩大并且漫长的工作。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古往今来吐鲁番盆地都是不同民族人口流动与民族融合最为频繁的地区。经过了千百年的时间流逝和无数代的血缘更替,寻找楼兰人后裔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我们依然相信,在这些来来往往的面孔中,也许就会有楼兰人的后裔,他们的身体中也许依然延续着楼兰人的血脉。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